服务热线:4008-855-830(9:00-21:00)

FF恒大纠纷细节浮出水面知情人士称贾跃亭转让股份是假的

FF恒大纠纷细节浮出水面知情人士称贾跃亭转让股份是假的

				11月12日,恒大健康(0708.HK)发布公告称,合资公司Smart King(法拉第未来母公司)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Smart King股东,恒大健康子公司)的资产抵押权。此前,Smart King与时颖因融资问题发起互诉,双方矛盾逐渐升级。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法拉第未来(下称“FF”)CEO贾跃亭在FF美国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首次透露了与恒大健康之间纠纷的细节,称恒大在获得协议约定全部权益的情况下,单方面拒绝给FF付款。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恒大方面没有提前支付的原因是,认为贾跃亭假转让股权,未能获得金融机构及政府相关部门的认可,因此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

贾跃亭再次提出紧急救济仲裁申请

此次恒大与FF冲突升级的导火索,依旧是围绕着资产抵押权展开。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FF在10月中旬与一家金融机构达成协议,希望通过公司设备进行担保,以期获得贷款支持。不过,此前Smart King向香港仲裁中心发起仲裁申请后,恒大已经将FF旗下包括知识产权、设备、办公区等资产全部进行资产保全。

也就是说,贾跃亭无法单方面通过抵押资产获得融资,而是需要得到恒大方面的同意。

11月13日,FF发布公告称,在FF获得金融机构资产融资的情况下,恒大健康再次违约拒绝解除对FF的资产保全。因此,FF于11月12日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

该仲裁申请预计会在三四周内出结果。如果FF胜诉,将会为其解决短期资金问题打开一条通道。

对此,知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贾跃亭是在混淆概念,“根据原协议约定,在恒大未及时支付投资款的前提下(编者注:即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前各支付6亿美元),一旦FF找到金融机构进行抵押融资,恒大应无条件解除资产抵押。而恒大早在5月25日就已支付完毕应于2018年底支付的8亿美元,不存在配合解除资产抵押的前提。”

该知情人士强调,此前贾跃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剥夺恒大方面的资产抵押权,而香港仲裁中心已驳回贾跃亭提出的这一申请。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FF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贾跃亭可能已经无法找到新的投资人。若股权融资无望,抵押公司资产进行债权融资成为贾跃亭可以选择的“最后一招”。

知情人士称贾跃亭转让股份是假的

除了资产抵押权,外界关注的双方争议核心——今年7月份签署的补充协议内容,也逐渐浮出水面。此前,FF和恒大方面对于该补充协议的内容均三缄其口。

贾跃亭在FF美国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透露,2017年11月恒大与FF签订融资协议后, FF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获得了首期8亿美元的资金。由于此次交易对价为20亿美元,恒大还应该向FF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投资款。

此后,应恒大的主动要求,FF、恒大健康和贾跃亭在今年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原协议中投资方不参与FF全球及中国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获得了FF中国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席位,以及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经营管理的权利。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

贾跃亭称,FF如期完成了该三方协议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包括自己辞任FF全球董事等。但恒大却在获得协议约定全部权益的情况下,单方面拒绝给FF付款。“在经过多次交涉和敦促之后,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承担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订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健康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

贾跃亭在战略发布会上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出让FF控制权。“我和公司管理层已经集体做出决定,将会正式收回FF中国的控制权和管理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恒大方面没有提前支付的原因是,认为贾跃亭假转让股权,未能获得金融机构及政府相关部门的认可,因此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

该知情人士说,恒大在入股FF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FF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FF中国业务陷入瘫痪,而中国恰恰是FF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2018年8月下旬,广州市南沙区曾发函称,“失信被执行人”贾跃亭依旧担任着FF的CEO,给FF中国业务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会破坏政府机构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恒大)核实贾跃亭是否还在实际控制着FF中国的业务,并建议调整他的CEO职位。

为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

上述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实际上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然而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也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恒大方面认为,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香港仲裁中心做出的《仲裁决定书》显示,FF Peak Holding Ltd(Smart King的间接控股方)的受让人的财务情况和资金来源均不清晰,恒大怀疑贾跃亭的转股并未真正完成,他依旧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

对于贾跃亭提出的先期支付的8亿美元中有2亿美元被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恒大方面拒绝将该2亿美元返还用于FF 91等生产方面的质疑,知情人士解释说,8亿美元中的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而是此前双方同意的。“恒大投资美 国 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 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把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虽然目前双方争议升级,但恒大作为投资方,将继续提供借款,支持FF中国员工工资待遇发放及业务正常运转。

FF很快即可获得融资?

在外界看来,贾跃亭急于与恒大“刀兵相见”,说明FF融资的紧迫性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

此前,FF屡次传出资金链断裂、员工降薪、高管离职等消息,FF 91按时量产似乎已遥不可及。

10月31日,FF公告称,FF正在面临暂时性的现金流困难,在未来两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内,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于今年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 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据悉,FF选择留下了500多位员工核心团队成员,其中主要为完成FF 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在10月初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前,贾跃亭就曾表示,若不紧急仲裁,将在10月底申请法拉第未来破产。

有业内人士爆料称,FF现有资金只能坚持两个月。不过,贾跃亭称,资金问题将会很快解决。

“FF累计投入近20亿美元,净资产近5亿美元,供应商欠款仅为8000多万美元,再加上无形资产的整体公司估值远远超过恒大去年底投资时的45亿美元左右的水平。目前仅仅是资金流动性出现暂时困难而已。”贾跃亭说,新的投资人再提供五六亿美元,就可以实现FF 91的顺利量产。已有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FF潜在投资人,FF的IPO时间计划将提前至2020年。

据报道,FF已聘请美国投资银行Stifel与潜在新投资者、FF现有债权人会谈。Stifel董事总经理James Nappo称,与潜在投资者的讨论已经开始,有一些资金来源对其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此外,区块链公司EVA.IO计划向贾跃亭的 FF 电动汽车公司投资 9 亿美元的消息,更是令舆论哗然。

EVA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动汽车应用平台,整合了 DAG 和区块链技术,当用户在安装有 EVA 应用程序的电动汽车上驾驶的时候,可以开启的模式获得 EVA Token 奖励。

业内人士分析称,EVA.IO在之前的募资宣称总融资10万个 ETH(以太坊,一种在区块链上运行的加密资产),这笔钱按照当时的价格只有不到3亿元人民币,若按照目前ETH的价格来计算,EVA.IO的账上只有约 1.5 亿元人民币,均与9亿美元相差甚远,更像是币圈内的一次单方炒作。

与之对应的是,法拉第未来称未收到与该融资有关的消息,Stifel则未对该融资消息发表任何评论。

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以目前的情况看,FF的任何融资需求,均需要经过恒大这一关,虽然目前双方纠纷已进入法律程序,但时间对于贾跃亭明显不利。